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读《告谕浰头巢贼》(正德十二年五月)  

2014-06-20 13:16:48|  分类: 书山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院巡抚是方,专以弭盗安民为职。莅任之始,即闻尔等积年流劫乡村,杀害良善,民之被害来告者,月无虚日。本欲即调大兵剿除尔等,随往福建督征漳寇,意待回军之日剿荡巢穴。后因漳寇即平,纪验斩获功次七千六百有余,审知当时倡恶之贼不过四五十人,党恶之徒不过四千余众,其余多系一时被胁,不觉惨然兴哀。因念尔等巢穴之内,亦岂无胁从之人。况闻尔等亦多大家子弟,其间固有识达事势,颇知义理者。自吾至此,未尝遣一人抚谕尔等,岂可遽尔兴师剪灭;是亦近于不教而杀,异日吾终有憾于心。故今特遣人告谕尔等,勿自谓兵力之强,更有兵力强者,勿自谓巢穴之险,更有巢穴险者,今皆悉已诛灭无存。尔等岂不闻见?


背景介绍:

王阳明正德十一年(1512年)九月升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等处,时汀、漳各郡有巨寇。正德十二年(1517年)正月至赣,二月平漳寇,四月班师。九月,改授提督南、赣、汀、漳等处军务。


按照王阳明正月“巡抚南赣钦奉敕谕通行各属”(抄示巡抚地方官吏)中描述巡抚的原因是:江西、福建、广东、湖广布政司交界去处,累有盗贼发生,地连各境,事无统属;从而巡抚的职责也就顺理成章的是:安抚军民,修理城池,禁革奸弊,有盗贼发生,设法剿捕。巡抚的地方的实际情况是:界连四省,山溪峻险,林木茂深,盗贼潜处其间,不时出没剽劫。。。各省巡捕等官,彼此推调观望,不肯协力追剿。自然环境恶劣,盗贼易守难攻,人事推诿,难以协调。王阳明面临的也是个烂摊子。


王阳明的职位是都察院左佥都御史:这是属于中央监察机关(明察暗访文武官员行政)的中央官员,左佥都御史为正四品官员。巡抚雅称“代天巡狩”,职权灵活可变,类似于今天的纪委派出的纪检监察组。


所巡抚的四个地方府县基本上分布在赣南,赣西南,闽西,闽西南,山溪险峻之地。

1. 南、赣、汀、漳:分别是明朝的属江西的南安府、赣州府、以及属福建的汀州府和漳州府。按照今天行政区划,南安府已经完全被赣州府吸收:

读《告谕浰头巢贼》(正德十二年五月) - 禾禾 - 倪的春夏秋冬

南安府:南康(南康区)、上犹、崇义、大庾(大余)

赣州府:赣县、雩都(于都)、信丰、兴国、会昌、安远、宁都、瑞金、龙南、石城、定南、长宁。


2. 长汀府、漳州府在今福建龙岩市、三明市部分、以及漳州市。长汀府西连赣州,东接漳州。

读《告谕浰头巢贼》(正德十二年五月) - 禾禾 - 倪的春夏秋冬 读《告谕浰头巢贼》(正德十二年五月) - 禾禾 - 倪的春夏秋冬

 

读《告谕浰头巢贼》(正德十二年五月) - 禾禾 - 倪的春夏秋冬

 

长汀府:长汀、宁化、清流、归化(明溪县)、连城、上杭、武平、永定。

漳州府:龙溪、漳浦、龙岩(今属汀州)、长泰、南靖、漳平、平和、诏安、海澄(今龙海市)、宁洋(龙岩、大田、永安析建)。


看江西省的地图不难发现,江西三面环山,是一个北部略微开口(鄱阳湖)的盆地。东面是怀玉山、武夷山,南面九连山、大庾岭。赣江自南向北贯通江西全境。福建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境内山地丘陵占90%,闽西(汀州)和闽中(三明)两大山带(武夷山、戴云山),闽南(漳州)为九龙江流域平原。所以赣西南和闽西南真是穷山恶水,地理环境非常恶劣。民生艰难、民风彪悍之地。


从“纪验斩获功次七千六百有余”可以看出明朝的军功纪授是以人头为准的。参考文献书籍,也验证了这一点。(《中国古代军制史》,刘展主编,军事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书中认为“自永乐十二年(1414 年)参酌洪武、建文升赏旧例,初步确定将士赏功法则以来,明朝基本沿用着两种不同的标准,来制订将士赏功的细则。第一,从决定战局胜败的整体出发,考察军士的实际作用及勇敢精神。第二,则是以斩获敌人首级的多少,来评定赏格等次。”又认为“洪熙、宣德以后,以斩获敌人首级多少,确定军功和赏格等次,成为明朝赏功制度中的主要标准,其中,又因立功地域,斩获对象不同而有所区别。”


从“审知当时倡恶之贼不过四五十人,党恶之徒不过四千余众”可以看出,这种军功制度的弊端:斩杀降者和无辜良民冒领军功。其实在王阳明晚年剿八寨断藤峡盗贼就有严肃军纪禁止滥杀无辜“胁从”的记述,(见嘉靖七年王阳明八寨断藤峡捷音疏),也可以看出王阳明经过了平潮州贼后对军队多杀贪功的行径心有不忍(“惨然兴哀”)、从而对浰头盗贼申明“不教而杀”的不合情理,恐怕也不是虚言。


人情之所共耻者,莫过于身被为盗贼之名人心之所共愤者,莫甚于身遭劫掠之苦。今使有人骂尔等为盗,尔必怫然而怒。尔等岂可心恶其名而身蹈其实?又使有人焚尔室庐,劫尔财货,掠尔妻女,尔必怀恨切骨,宁死必报。尔等以是加人,人其有不怨者乎?人同此心,尔宁独不知;乃必欲为此,其间想亦有不得已者,或是为官府所迫,或是为大户所侵,一时错起念头,误入其中,后遂不敢出。此等苦情,亦甚可悯。然亦皆由尔等悔悟不切。尔等当初去后贼时,乃是生人寻死路,尚且要去便去;今欲改行从善,乃是死人求生路,乃反不敢,何也?若尔等肯如当初去从贼时,拚死出来,求要改行从善,我官府岂有必要杀汝之理?尔等久习恶毒,忍于杀人,心多猜疑。岂知我上人之心,无故杀一鸡犬,尚且不忍;况于人命关天,若轻易杀之,冥冥之中,断有还报,殃祸及于子孙,何苦而必欲为此。我每为尔等思念及此,辄至于终夜不能安寝,亦无非欲为尔等寻一生路。惟是尔等冥顽不化,然后不得已而兴兵,此则非我杀之,乃天杀之也。今谓我全无杀尔之心,亦是诳尔;若谓我必欲杀尔,又非吾之本心。尔等今虽从恶,其始同是朝廷赤子;譬如一父母同生十子,八人为善,二人背逆,要害八人;父母之心须除去二人,然后八人得以安生;均之为子,父母之心何故必欲偏杀二子,不得已也;吾于尔等,亦正如此。若此二子者一旦悔恶迁善,号泣投诚,为父母者亦必哀悯而收之。何者?不忍杀其子者,乃父母之本心也;今得遂其本心,何喜何幸如之;吾于尔等,亦正如此。


1. 人情耻乎盗贼之名,人心愤于劫掠之苦。王阳明从“耻名”入手试图唤起“胁从”之众的“良知”,虽身为贼为盗,但冥冥中一点良知未灭,心中仍有向善之念;又以“推己及人”的思考方式来说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仁念。王阳明认为可以体会耻名并能推己的人都是可以怜悯的。这也说明了王阳明把“首盗”和“胁从”分别看待的剿抚策略。


2. 死人求生路和生人寻死路以及父母十子之喻。人生道路的选择有时候就是如王阳明描述的这样的困难。任何一点原因都会让一个人走向悖逆社会的道路(官府所迫、大户所侵等,更有主动从恶的);而父母子女之论更是典型的儒家为官的“父母官”心态。经世济民强调社会管理,用心良苦。这一段说理很是贴切自然,还有点圣经故事的味道(浪子回头喻)。


闻尔等辛苦为贼,所得苦亦不多,其间尚有衣食不充者。何不以尔为贼之勤苦精力,而用之于耕农,运之于商贾,可以坐致饶富而安享逸乐,放心纵意,游观城市之中,优游田野之内。岂如今日,担惊受怕,出则畏官避仇,入则防诛惧剿,潜形遁迹,忧苦终身;卒之身灭家破,妻子戮辱,亦有何好?尔等好自思量,若能听吾言改行从善,吾即视尔为良民,抚尔如赤子,更不追咎尔等既往之罪。如叶芳、梅南春、王受、谢钺辈,吾今只与良民一概看待,尔等岂不闻知?尔等若习性已成,难更改动,亦由尔等任意为之;吾南调两广之狼达,西调湖、湘之土兵,亲率大军围尔巢穴,一年不尽至于两年,两年不尽至于三年。尔之财力有限,吾之兵粮无穷,纵尔等皆为有翼之虎,谅亦不能逃于天地之外。


王阳明应该是从“向导”“新民”那里得到了“为贼不易”的情报。看他的描述,为贼者甚至有衣食短缺的现象。这和为贼付出的巨大成本(个人和家人的名声性命)是不相称的。进而以归顺从良后可以“作农”“作贾”,生活富足而安游与田野城市来劝慰。但从阳明其它的文字中可以看到不论是为良民、为商贾都不容易。受官府、盗贼两头压榨侵凌。然后针对“顽固不化”(kan qing shi shi)的盗贼,以自己兵粮无穷和剿杀无限来震慑,其针对的还是胁从之众,尽量减少杀戮,在阳明的别处行文是屡见不鲜的。狼达土兵虽然战斗力比之各处巡捕机兵要强,所谓却不菲。千里调兵,沿途良民更遭其害。王阳明是不喜欢如此行事的。(从“选拣民兵”公文里可以看到:“每遇盗贼猖獗,辄复会奏请兵;非调土军,即倩狼达,往返之际,辄已经年;靡费所须,动逾数万;逮及集兵举事,即已魍魉潜形,曾无可剿之贼;。。。百姓谓莫可恃,竞亦从非”)。


呜呼!吾岂好杀尔等哉?尔等苦必欲害吾良民,使吾民寒无衣,饥无食,居无庐,耕无牛,父母死亡,妻子离散;吾欲使吾民避尔,则田业被尔等所侵夺,已无可避之地;欲使吾民贿尔,则家资为尔等所掳掠,已无可贿之财;就使尔等今为我谋,亦必须尽杀尔等而后可。吾今特遣人抚谕尔等,赐尔等牛酒银两布匹,与尔妻子,其余人多不能通及,各与晓谕一道。尔等好自为谋,吾言已无不尽,吾心已无不尽。如此而尔等不听,非我负尔,乃尔负我,我则可以无憾矣。呜呼!民吾同胞,尔等皆吾赤子,吾终不能抚恤尔等而至于杀尔,痛哉痛哉!兴言至此,不觉泪下。


从这一节可以看出“良民”的处境:寒无衣,饥无食,居无庐,耕无牛,父母妻子或死或散;田业为贼所侵,避无所避;家资为贼所夺,无可贿之财。确实已到山穷水尽的境地了。兵事一动又要粮草,更是到了欲加一指而不忍的凄惨地步。

关于中国历史上的层出不穷的“盗贼”现象,我觉得不能以“农民起义”一味高捧(民是官非),也不能以“穷凶大恶”一味剿杀(官是民非)。王阳明征剿多地,想必是有很明确的认识的,在晚期更是积极践行“能剿则剿,能抚则抚”的“圣旨”,谨慎用兵,积极谋划,求得最大的地方安宁的各种努力,是值得肯定的。

倪秋
2014年6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