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发大水  

2012-08-07 22:16:27|  分类: 绿茶遐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沪上总是强风不断,最新预报中全市大动作抗击海葵台风。这样的阵势让我想起了很久没有记起的岁月。水是滋养这座千年村落的秘密所在,它的涨涨歇歇演绎着村庄的繁荣与低落。

村庄沿河而建,与河岸交接的是平坦的菜园子,种着公家时候要求种植的栗子树、茶叶树以及竹子,更多的土地是蔬菜瓜果。这片沿河的土地是挂着丝瓜、南瓜,结着豇豆和豌豆,在冬天里刨尽了红薯的地里,平整的沟垄地塍像年年晒稻子的竹晒毯。两位叔叔的家就在晒毯的后面。

每年的六月底七月初,开始进入雨季,河里的水也涨了起来。长在孔桥上看,黄泱泱的水流越过外婆村子那道大坝漫过菜地和古树林,夹杂着落下的树枝以及堆放在山脚的木头一齐涌过了孔桥,水势再大些,这些水漾就要挂在孔洞里了。我们小孩就长在桥上看着水流摇出漩涡朝着更平坦更开阔的村口流去。这个时候朝河里投下一颗石头,就能通过系着的绳子感受水的力量。

河水在转弯处要迎来一条支流,平时卷着裤腿就能淌过的小坑现在蹦突着跳进欢快的大水里。而这些年的小坑让父母吃足了苦头,种的水田靠着山,山洪带出来的水漾堆满了田间。最厉害的一次父母淌过齐腰深的水去田里清理水漾,把这些山里的落木枯枝清理开,只是为了多几粒米而已。可小孩子那管这些呢,水继续涨,然后就进了村子。

两个叔叔家每年都要遭水,那个时候父亲又有的忙碌,大半夜的淌水去帮着搬家,把猪啊鸡的抓到爷爷家放着,再后来搬到我家。这个时候小孩子总是赶热闹。和堂兄弟一起玩耍两天,吃睡都在一块。而母亲婶婶她们妯娌间的小矛盾都在这大水里消弭了。有些地势更低的人家屋里的水掀翻了楼板,那气势真是吓人的很。好在两位叔叔家每年进水都是三尺来深。水退却后,就要开始刷洗地面,清楚淤泥,但是墙上的水渍却留着,重复着。

因为这些大水,父亲在筑造新屋地基的时候抬高了一尺地基,这意味着需要运输更多立方的石块,这些都需要父母靠着肩抬才能实现。九七年大水发起来以及上了台阶,就差不到三十公分就要进屋了,好在消退了。那个时候我还在中学里,中学是环水而建的,周围不见村庄。雨水切断了自来水管,学生只好接雨水使用。老师也只能如此。乘着老师不注意,我就挖一饭盒水来淘米蒸饭。这个时候的教师需要好几个脸盆才能接纳这上天的恩赐,而学生因为书桌的挪动,上课就更不安分了。这漏雨的教室里,穿着胶鞋的十三四岁的少年玩闹起来的姿态就像是黑白背景里的彩色人物。而由教室改成的寝室也面临着漏雨的情况。我又是上铺,只好在头上多塞上几包塑料纸了。

大水带来了丰富的鱼类,所以当水势退却,我们又是暑假的时候,用着竹簸箕在水里迎着水流快些儿提起都能逮着鱼,空着的鱼钩也能钩着鱼。那个时候我就深刻明白什么是浑水摸鱼了。大水滋润了两岸的土地,让红薯更为甘甜。河道更为干净,河卵石也排列的均匀起来,赤脚跑在上面也不觉得膈脚了。

倪秋
2012年8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