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五一茶叶季  

2012-05-07 21:23:26|  分类: 绿茶遐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开网络才有真实的工作和生活。

虽然离开F公司如同梦碎,但是睁开眼这也是我最努力的一年,所以这其中的遗憾就更需要花费时间和心智去弥补。恰好这五一是老友AH的婚礼。我赶着过去沾些喜气。歙县是个急速现代化的县城。古老的徽州府的城墙上添盖了许多的砖瓦,各种的楼宇和厂房也渗透进这个古县城。

婚宴结束后,我夜里回到了屯溪,因为实在不想再住宾馆了。表弟依旧是牛气哄哄的,在建筑工地上的工作增加了更多的社会认识,却没有妨碍自己的信心和对未来的指望。我喜欢和他待在一起。洗过澡后,本来说要去逛逛屯溪最大的商场,见识物资的丰富。却因为时候不早,夜雨绵绵作罢。

我睡了一个好觉。一直到早上八点才起,这个时候已经错过了那趟绿皮车了。多么怀念再有机会乘坐绩溪去景德镇的那趟老牛车啊。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绿皮车厢里只有电扇,窗户也是可以打开的,从绩溪一路慢悠悠地开往景德镇。在这个各种提速的年代,这趟火车差不多就可以算是文化了。多么神奇,火车开得慢了,也就有了文化。若是从县城登车往市区,就可以碰到三五成群的景德镇的渔民,河鲜鱼串着,勾起很多童年的回忆。我最近一次乘坐也得是父亲过世的那一年了。时光过得真快啊。

时光调换了男女的住宿,也锈蚀了楼宇。宿舍铁门暗红,分不清是红漆还是铁锈,而涂料在墙面上呈现出各种线条的走势。坐在宿舍对面的食堂二楼,恍惚间想起父亲大清早给我送来一小盅禽肉的场景。那是四月吧,据闻父亲是骑自行车进城的,三十公里的蜿蜒起伏的进城路,要上两小时吧。再后来听母亲说父亲弄了一只鸽子,却没有遵从农村杀鸽不放血的说法,送来了一盅据说不够滋补的鸽子肉。

表妹的焦虑我能够理解,联想孝感一中的最刻苦的吊瓶班,就明白高考这场战役是多么的重要,多么的滑稽,多么的让人啼笑皆非。我想告诉表妹高考是一场大考,但它不能决定你的命运,但这样的话我说不出口。就我所看见的,高考确实决定了我们这些农村孩子的命运。这是农村娃娃唯一的稻草。我只好叮嘱明显消瘦的表妹,要注意营养,放轻松,要知道朝6晚12的学习规范的是每一个考生,而高考压力像电流也会通过每一个考生身体,而不论你的成绩好坏。谁撑到最好,这个现代科举还是要打赏一二的。按照我那没念过书的阿姨的话,这就是打战,你退却,它就进步。话大致是不错的,只是每一个人从学生到家长都不晓得这个敌人是谁。我们的胜利又价值几何。

表妹在为明天奋斗,而我的老外婆因为刻入骨子里面的勤劳而劳作。看见长甥长孙进门,外婆没有来得及卸下大大的茶叶包袱,就想着煮上一碗鸡蛋给我们。赶忙拦住,塞个烧饼在她手里。外婆牙齿落得差不多了,却喜欢烧饼和红烧鸡爪。真是幸事。老人家有个好的肠胃,是儿女之福。小舅舅说得好,这年月谁不供养老人谁就是傻子。因为农村合作医疗,外公前阵子住院一星期,三千多块花费报销了将近一半,得益于迟迟没有开通的黄祁景高速侵占了外婆村的茶园和农田,又要感谢宗族势力,让当选的村长给外婆弄上了低保户,这些都让两位老人一个月能有百多块的收益,买米吃盐是够了。管他合不合适,我也要说上一句,感谢党感谢国家。

回家的时候,恰好母亲从下面回来。所谓的下面是母亲工作的600亩金银花桂花基地。工资从700涨到1200元,母亲迟迟不舍得丢弃,哪怕年年经受夏季的酷暑和冬季的严寒。又哪怕一点点的权力也会滋生的假公济私。老板吃得国家的补助,放手村里的女包工头负责。村里的女包工头则时时假公济私。十来位农妇在山上帮衬着采一天的水笋和蕨菜,在她家的茶园里采一天的茶叶,都算作一天的工作。母亲说得好,我们就是劳动力,随便是在大老板的基地里,还是二把手的茶园里,都是一样的干活。面朝黄土还是面朝红土,都能问心无愧。

五一节到了,农村没有丝毫的节日气氛,或者说整个村庄就是一个劳动着的村庄。早上七点之后,村子里基本上就剩下了猪狗鸡鸭。能动的都在山上采茶。虽然这个时候的春茶生叶已经是20块/斤,夏茶生叶已经是1.3块/斤。大家还在咬牙坚持采摘。这总比夏天砍柴、冬天砍竹要舒服一些。

和母亲聊天,聊着当年她和父亲开辟这20亩茶园的艰辛。为了一口气,也不想在新社会还做一个佃农租户给村里人交租上工,父母亲刀耕火种,所历经年才开辟出了自家的茶园。又聊起从前采茶制茶的艰辛,现在日子终于好过一些,父亲却又睡下了。母亲每每谈及于此,总是唏嘘自责。其实应该自责的是我们弟兄两,而不是三十年来一直陪着父亲吃苦受累的母亲。聊着村里年轻人在婚姻上的儿戏态度,让母亲感叹这社会让她看不懂了,夫妻有了孩子却还能以追求自己幸福能够弃孩子于不顾。人总是在追求他们认为的更好的,等到老去的一天才晓得值不值得。无论老人怎么告诫,我们总是义无反顾,不论理由的高尚或者鄙俗。真不晓得该说这是人的愚蠢还是本能。从古至今有很多人能像所罗门那样说出“虚空的虚空”,“太阳底下没有新事”,但是只是阴翳的深浅已经让人类雀跃欢呼,飞蛾扑火一般地不顾不问了。又聊到了现在的继父,母亲感慨说又是一位老实人。只可惜老实这个词不复昔日的荣誉,没有人看中,城里也好乡里也罢,大家都要圆滑圆润。仿佛不如此就不够成为社会人一般。聊到住在屋前的疯子和得了癌症的农妇。昨天疯子跑进家里来了,赤着脚,手里拎着几个鸡蛋,背包里一大捆水笋,或许是从他那八十岁的老娘或者兄弟那里过来吧。他问我妈要猪肉吃,我问他打哪儿来。差不多像是正常的邻里一样。而屋前的农妇患上了癌症晚期,第一个4w化疗就让头发花白脱落不少。疾病让一个原本要享受天伦之乐的家庭行将破碎。我不知道该多说什么,只好一遍遍地叮嘱母亲保重身体,千万千万。

四周的枫树拂动晚风,鸡栖于埘的辰光,我们在出茶园的路上碰见一头大水牛。回到家里,母亲烧饭,我望着山里的月,想起了在拉丁家听大衣哥唱的那首《月之故乡》。歌词是这样的:天上一个月亮,水里一个月亮。李白不是也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么。

现在城里的超级月亮标题却只能让我想起超级碗一类的商业标题。我稍稍抬头看那逼近的月亮,才微微泛起对故乡的想念。

倪秋
2012年5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