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南京游记  

2012-04-15 23:12:38|  分类: 工作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友离职,趁这个机会出去走走。我当时想到的是两个地方杭州和南京。略一想就否定了杭州而选择了南京。杭州固然是好的,西湖的美丽自不待言,也在我青涩岁月里留下油画一般的色彩。
南京游记 - yeejame - 倪的春夏和秋冬   南京游记 - yeejame - 倪的春夏和秋冬
 (2007年在西湖)                                                   (2007年的西湖夕照)
但我更青睐于南京,参加工作之初就奔赴梅花山和老友们聚会的青春热情,现在又有常驻好友的盛邀,再加上南京是父亲最早去过的城市,从南京我能回忆起友情,甚至于唤醒一些记忆,小时候吃过的一个大白馒头也是父亲从南京带回来的“零食”。
南京游记 - yeejame - 倪的春夏和秋冬 南京游记 - yeejame - 倪的春夏和秋冬
(2008年在梅花山,小胖,小飞,拉丁,我)       (2009年,雨花台,路人甲,拉丁,我)
南京可以追忆的还有很多,可以游玩的也有很多。拉丁虽然一直强调着随意随性,但我和女友都能感受到一份情谊。入住的酒店都订好了,登记入住进入客房,不禁莞尔,家庭房带着小人床。屋外的风景很有现代建筑气息,或者说本身就是一个建筑——两台高楼塔吊像织毛衣一样一天天一件件编制这这个城市,这个国家的现代化,如果现代化可以用织毛衣形容的话。

此前去南京都是夜里坐着普快,次日清晨赶到南京和老友们一聚,我的方向感就成为彻底地沦为附庸,我根本就没有记住过南京的一条路。早知道是这样,如梦一场,我也不会把方向寄在他人身上。以至于女友怀疑我认不认得哪怕一条南京的道。好在南京的2条地铁给我们很大的便利。

在食过了鸭血粉丝汤和韩式石锅橡皮筋拌饭两份食物后,我拖着女友步行到了新街口。大众书局实在是类似于个商场,围绕着书提供者脑部按摩器,各种饰品、印章,以及辛香汇的服务。韩寒的《光明》和《磊落》在书局的运作下需要是会员才可以享受10元特价,我是不是要告诉那一群大学僧AMAZON上只要9.9元就能买到一本10年前就出版再版过的书+一个精美笔记本呢。

KFC里遇见了挑刺的顾客,狠狠地和KFC的“临时工”抱怨着顾客是上帝,没食完不能撵人的道理。KFC的临时工可就温顺的太多了,一言不吭如同沉默的羔羊。谁心中的小宇宙都会爆发的,亲,得饶人处且饶人。

玄武湖我都不记得当年有没有游过,正对入口处的映山红,正所谓姹紫嫣红,花开酴醾。让我联想起09年在宏村看到的一户人家里头的映山红,让从小就见过映山红,咀嚼过映山红的我大感吃惊,原来花朵在人工的干预下能够不管不顾铺陈到如同连着的绸缎的地步。山里的映山红在郁郁的山林里点缀着,就像村口的那条大河边上蹲着的大辫子姑娘,她们很扎眼但他们更衬托了大河的美丽。
南京游记 - yeejame - 倪的春夏和秋冬(2009年宏村的映山红)
 玄武湖在玄武门外,在朱元璋时代算是天然的屏障了。电力马达的小游船在上面三三两两地或打着转转,或扭扭曲曲地嬉戏着,好像除了这船上的游客,这小船也在放肆撒泼。湖水一层层地递近船身,探身抚摸这湖水就有亲切的乡味。城市待久了就患上所谓的城市病,如同崔健所言:因为我的病是没有感觉。而四季的变化在时时点拨着呼唤着这没有感觉患上病的城里人,这四季也就是上帝。春天,在这玄武湖里,就让我在这湖面上撒撒野。或许面对春天,面对自然,我不能捂紧我的钱包和口袋,谢谢女友,她的天真和热闹沸腾了我。

拉丁给我们带来了草莓,句容市的草莓还是很甜美的,而拉丁的话语也依旧是脆生生的,像是我喜欢吃的藕。把女友寄住在她家,真是再满意没有了。晚饭之前我们及时打住了对某党的讨论,我为为自己感到羞赧。按照各种劝人向善的教诲和知行合一致良知的学说,我都是个耍嘴皮子。言语很重要,言语对于吹牛的人很重要,而对于干事儿的人来说,它们不过是一个注脚。沉默的行动者理应受到更多的尊重,而不是反驳。

夜里的饭菜很可口,用三个字概括就是:鱼、素、鸡。有鱼,有蔬菜,有鸡翅。吃得是宾主尽欢。夜里送走拉丁,我们开始朝着十里秦淮河,贡院夫子庙进发。夫子庙的艳俗和秦淮河的奢靡让我觉得都很有些压力。孔子提倡有教无类,因材施教,而有明一朝的学子们莫不要去拜访这位伟大的教育家以祈求保佑能在八股之中胜出,实在是可笑。现代的高中生们说不定也会去拜拜呢。

在南京中华门的城墙上走动一个来回,觉得那35元的门票收得实在是冤枉,城墙破损不说,修复部分的粗制滥造也实在是不遮耳目,大喇喇地露着水泥和砂浆。这和西安的城墙真是没得相比了。虽然一个是老子修的,一个是儿子修,奈何后人不肖啊。

南京回上海,结束的有些失落,留下女友在南京替我看着中山陵和总统府,这样也好。

倪秋
2012年4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