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关于留守儿童  

2012-03-08 00:07:21|  分类: 绿茶遐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日报报道倪萍今年的三个提案,1.文化产业要考虑社会效应;2. 留守儿童必须至少父母一方照顾;3. 非“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后娘养的。很可惜这三个提案在我眼里跟没有提一样,特别是留守儿童这个提案让我不禁怀疑倪萍到底有没有接触到留守儿童这个群体和留守儿童的家庭。

很庆幸也很不幸,我们家是个大家庭,父亲有五个兄弟和两个姊妹,母亲则有两个兄弟和两个姊妹。父亲这边的叔叔辈除了做大叔做教师,在家外,其它四位叔叔分别在安徽、浙江、江苏、山东务工,建筑工地、装修装潢、饭店酒肆就是他们没有礼拜天的劳作场所。一年不过回家几次。父亲去世、奶奶去世,二叔都是从山东赶回来的。家中自然都是老幼,好在我们这一大家子的倪氏儿孙没有拖倪萍代表的后腿,父母双方不论怎样艰难,还是有一方做出了牺牲不外出挣钱,在家抚养孩子。

再说说我的二姨吧,这些亲戚中我最敬佩我二姨。有胆色,有豪气,有种农村女子中少见的大度和开朗。生活没有把她压倒,而是让她更加处变不惊。在我初二那年,二姨夫因为一年串的疾病终于不治,留给二姨的是一个不满周岁的女儿和四万块钱得债务。二姨还没有来得及擦干眼泪就踏上了浙江务工的路。表妹交给了外婆和外公抚养,那些年虽然有亲戚关爱,但二姨每年春节初五六和女儿的分离都让大人心酸,让老人落泪。这样直到将债务全部还清,表妹都开始六岁,二姨才改嫁。表妹做留守儿童有五年,最得外婆疼爱,直到现在表妹对外婆的亲昵劲也不是其他甥男甥女所能比的。

我说的这个故事,只是众多留守儿童的实际状况。2000年李昌平喊出了农民真苦过去了十二年了,但农民还是真苦。这些倪代表想必是没看到或者不愿意在提案中提到的。只是用她那一套自我构建的道德感来解决:“父母双方必须要有一个人留下来,不是挣钱就能养育。”

我衷心的希望倪代表能在深入些,而不是给出这样一个笼统的答案。难道父母不想留下陪着自己的儿女?只要看到我二姨的眼泪就知道不是真的。难道子女不希望能留下来稍稍尽一些对年迈父母的孝道?只要看到我二叔朝着奶奶遗像叩头的样子就知道不是真的。

农村输出了他们的原材料、他们的劳动力、他们的子女,这些几乎是农村的一切资源,这个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给农村输送的不过是日益高昂的生产资料和环境破坏罢了,虽然我们的M2以14%速度凶猛地进入市场流通,但在广袤的农村,货币流通的管道萎缩了,干瘪了,就像那卫星云图上看不到山脉里的小溪流。它滋养不了这片被裹进的农村。

农村的父母必须涌向城市,涌向每个需要他们的岗位。因为农村干瘪的经济不仅掐住了这些农村夫妇的性生活、也在掐住了父母和孩子的情感纽带。所以我恳请倪代表在深入些,你的忧国忧民需要的不是道德的支持,而是理智的支持。

倪秋
2012年3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