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雨水和梨花  

2011-06-19 01:51:25|  分类: 绿茶遐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水不絕,讓我很容易就回到了過去的記憶。
老屋子的後院,有一株父親手植的梨花樹,到如今應有三十樹齡了吧。在春季,梨花綻放季節,有明亮的花瓣和濃郁的葉片在陽春三四月間,當年不著意,而今長相思。那個時候,我們還是四世同堂,太奶奶居於后廳下手房間。窗戶外面是那一株梨花樹,開花的時候,連平日裡黯淡的屋子也亮堂起來,我每日下學定要去一回,老人家總會為了留點湯水,或者是一點點糕點。我愛好甜食,或許就是太奶奶疼愛出來的。我是在太奶奶的背上長大的呀,小孩子趴在老人家背上,哭哭鬧鬧,太奶奶就會蘸點子紅糖、白糖放我嘴裡。吃飯的時候,沒有可口的菜,太奶奶也是用白糖給我拌飯吃。在梨花麗影映襯下的屋子里,老人和我聊天,我就趴在窗臺,縱然天漸漸黑沉,記憶里的梨花卻總是萬分的明亮。若是碰上落雨,緊靠著梨花樹的打鐵鋪就有了叮叮噹當的聲音。

小時候,大人們總會問家長幹嘛去了,我一直只有一個答案:上山去了。那個時候我家的房子還沒有蓋,一家四口睡在一個房間里。我常常會掉在地板上。在老屋的晴天里,父親和母親沒日沒夜幹活,攢錢。或許就真的是在山上採茶、砍柴、砍木頭吧。要是雨天就不一樣了。春季的雨水多,父親多半會在家鐵鋪里打造些鋤子、剪子、菜刀、柴刀;若是鍛造斧子、犁鏵、犁耙刀片這些大件農具,常常需要母親的協助,扛大錘。鐵鋪是杉樹皮蓋頂,經過多年雨水和陽光,鋪頂呈現出黑黑的顏色,冬日里曾經掛過很長的冰凌。而在梨花盛開的春雨季,通紅的爐火上面會放著鋁鍋,或是燒水或是燒飯。那時尚幼,不過得意時跑去拉風箱扇風罷了。多數時間是繞著鐵鋪的支柱——一根杉樹杆子轉圈圈,最後到頭暈坐在地上。那個時候梨花也有飄落,太奶奶也會喊我名字。到了吃飯時分,父親使勁地吹著鋁鍋蓋上的熱灰,葷菜依舊少見,米飯總是很香。我念三年級的時候,從老屋里搬出來了,住在宗祠邊上的新居里。太奶奶那年春天去世了,聽母親說太奶奶最後總希望我去房間再看看她,可是只有我弟弟在給她喂年糕。可知白疼愛我一場。我不記得那年的梨花和雨水,卻記得出殯的日子,我在新落成的學校栽樹。

新居落成后,記憶里還是有很多雨水。頭些年,雨季來臨,總是會有洪水。住在前街的叔叔們家常常進水,半夜父親要幫忙搬家。而河對面的田里會被山洪重來的各種樹枝漂流物。這個時候父親會冒雨出門清理這些堆在稻田里的垃圾。人太疲憊了,又常常收不了多少稻穀。再後來我出住時分,我家做了幾年的佃戶。租人家的田種,收割稻子時稱了稻子送到人家。不同於現在,人家甚至連犁田的錢都貼了,還沒有人願意租。在密佈青石巷的村中心打鐵和在相對寬敞的老屋相比,很不一樣。聲音會不容易傳出。雨天里,我在家會鼓勁幫著扛大鐵錘,拉風箱開始是弟弟的興趣啦。有陣子父親和一個朋友開山炸石,賣青石子。所以經常需要對鋼釺進行淬火加硬。嗞嗞的聲音停息后,一臉盆的水也就熱了。母親那時候就常常為一些人家的林場育林除草,柴刀成了經常需要鍛造的工具。鋒利的鐵刨子鏟出的鐵絲卷有些類似小彈簧。不用加炭、扛大錘時候我就環繞宗祠的水溝裡放船。丟下塑料片片,看那一條船跑得快。這個遊戲我大約玩了兩三年,一直到初中。

後來的雨水就單純的雨水,它不再有梨花的明亮,鐵鋪的叮噹。等到我離家越來越遠,那棵梨花樹也逐漸蒼老,誰還記得曾經結出過兩筐梨子呢。新居里的鐵鋪也在前年拆掉,父親的鐵砧、風箱、都收在樓上的一個角落,不敢觸碰。河對岸的田里的楓樹也有十年了吧,真好,父親再也不用租賃田地,家裡1畝地的出產甚至還有了餘糧。
========
倪秋
2011年6月19日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