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两起冤狱  

2010-10-25 20:29:33|  分类: 书山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日夜里,读《聊斋志异》卷八之《冤狱》、其中记述冤狱之惨绝、刑逼之苛酷乃至案情之类似都能使人马上联想到袁枚(1716-1796)写的的《书麻城狱》

从时间上看,蒲松龄(1640-1715)大致在1660年开始写作聊斋,至1679年作序成书,及至1695年尚有补充。《书麻城狱》中所载的涂如松吃官司当在1734年之前(逾年。。。五荣、同范等叩头乞命,无一言。时雍正十三年七月二十四日也)。

从人物上看,《冤狱》中的朱生是山东阳谷县人,丧偶贪色;口无遮拦惹来冤狱;《书麻城狱》中涂如松夫妻感情不和,妻子出轨,以至被人构陷入狱。

不过两者的审判如出一辙,暴打加折辱,屈打成招,招了再打以便取证。
在搒掠如虎的逼讯之下,朱生与那倒霉的妇人吃不消(搒掠之,五毒参至。。。又掠之,死而复苏者再),诬服(欲杀夫而娶其妇皆我之为)了;找证据(血衣)以至老母割臂取血(割臂所染,验其左臂),浸染伪证!!!而涂如松案则更为凄凉。试用期的高仁杰(同样是仁杰,为什么一为神探,一为猪头)用刑之暴令人惊悚(两踝骨见。。。乃烙铁索使跽。。。),取证的过程可谓伤天害理丧尽天良:所发墓穴,长髯者、巨脚者、老妪者所在多有(麻城无主之墓,发露者以百数),却没有找到一具年轻女尸!!!仁杰兄继续用刑(每不得,又炙如松),最后还是逼得如松母许氏剪发去华,李刑书妻割臂浸染衣裤,取亡女趾骨(旧妇女弓足)。

两者之结果不尽相同,虽则沉冤得雪,倒是细节多有不同。朱生案系真凶杀人劫财却无得(盖宫素不逞。。。及杀之竟无所得。)累至精神失常(是日身入公门,殊不自知)脱口大骂惛令,朱生最后以义得妇人。
待到涂如松则不然。毕竟如松妻杨氏并未死,只是“失踪”,偶然机缘由罪魁同范邻妪发见(杨氏闯然从壁间出,见妪大悔),本着良心(天乎!犹有鬼神,吾不可以不雪此冤矣!)不受十金才是冤案有大进展,死人复活了!其间的官员互庇受贿之罪恶盘根错节几乎不能解开。杀一冤死鬼容易,除真凶何其难。
(当然在《麻城县志》中记载同范乃是受冤之人,真正的绿帽凶手另有其人,绿帽赠送者渔夫李某也被卷入死无葬身之地。http://bbs.souren.net/viewthread.php?tid=981

虽然蒲松龄所做之《冤狱》比惨和袁子《书麻城狱》多有不如。不过异史氏所发之议论却不在袁子之下了——

异史氏曰:“讼狱乃居官之首务,培阴嬛,灭天理,皆在于此,不可不慎也。躁急污暴,固乖天和;淹滞因循,亦伤民命。一人兴讼则数农违时,一案既成则十家荡产,岂故之细哉!余尝谓为官者不滥受词讼,即是盛德。且非重大之情,不必羁候;若无疑难之事,何用徘徊?即或乡里愚民,山村豪气,偶因鹅鸭之争,致起雀角之忿,此不过借官宰之一言,以为平定而已,无用全人,只须两造,笞杖立加,葛藤悉断。所谓神明之宰非耶? 

每见今之听讼者矣:一票既出,若故忘之。摄牒者入手未盈,不令消见官之票;承刑者润笔不饱,不肯悬听审之牌。蒙蔽因循,动经岁月,不及登长吏之庭,而皮骨已将尽矣!而俨然而民上也者,偃息在床,漠若无事。宁知水火狱中有无数冤魂,伸颈延息以望拔救耶!然在奸民之凶顽,固无足惜;而在良民株累,亦复何堪?况且无辜之干连,往往奸民少而良民多;而良民之受害,且更倍于奸民。何以故?奸民难虐,而良民易欺也。皂隶之所殴骂,胥徒之所需索,皆相良者而施之暴。 。。。

至此,才想我兲朝也有赵作海、佘祥林之冤狱,昏聩司法之下,冤案也是一连串事件。牢头狱霸呈不禁之势,看“犯人不堪狱霸毒打杀人求死 狱警找家属封口”中的恶者怕是《越狱》中沙威类的Berllick也不齿吧。

=======================
感谢wiki,豆丁和google

倪秋
2010年10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