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霸王别姬之后  

2008-04-13 16:34:54|  分类: 绿茶遐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诚如一篇影评中写的那样,如果不写点什么,实在对不起那一直一直的感动。自晚上看了《霸王别姬》,就做了一宿的梦。这样虚假的影像刻下如此深刻的印痕许久不曾有过了。一直可以追溯到黛玉焚诗。而恰好在霸王别姬里面有这样的引证,莫非暗示么~ 

当我要开口的时候又是那样的空虚,有种无法诠释感受的无奈,当我完成后,我又觉得可耻,有种勉强为之,矫揉造作严重。痛苦~,但还是说出来吧: 

1.幼年的程蝶衣。尹治和马明威分饰了少年和童年。都把“思维大于语言”的牛肉干般劲道的性格表现出来。两位小演员的扮相十分的精彩。一出场误以为是女孩的程蝶衣,我觉得就是一种暗示。当看着台上的霸王别姬默默流泪时候,他是否已经觉得要回去,去承受鞭笞,纵然是死。在总也不肯改口说自己是:女娇娥而非男儿郎的时候,他还不想改变,不想接受。因为改变对于小豆子来说是一辈子。当终于能顺利地背诵出“我本市女娇娥,不是男儿郎”的程蝶衣开始疯魔了,疯魔了自己和戏。 

2.少年的伙伴。小豆子永远感激他的大师哥,那个活泼懂得服软的小石子。谁能不对自己少年的朋友怀有无边的敬意呢?我到现在都感激陪了我步行了一个夏季的朋友。小石头为他抗打抗骂,小豆子扯下所有的衣服还嫌不够,少年情谊太深,重情之人难能不死守不放呢!本来是一个人生知己的故事在“戏与人生”中渐渐的变得有些错综复杂了。我自然想起了大师哥和小师妹。我明白这样多么的不恰当,因为那个是爱情,这个只是刻骨的友情。情在深处自然相通,大师哥的迷恋未必不是对年少年华的沉迷,小豆子想和自己的大师哥就这样唱一辈子就是他认定的友情。小师妹要自己的生活,大师哥要自己的生活,他们都知道:不行的!把程蝶衣和段小楼之间情谊看成是小豆子想让深情重意的无休止的延续,可惜了时代和人生都没有给程蝶衣这样的幻象。因为霸王和虞姬必须是他们自己,逼真的演绎也只是逼真而已,但入魔的戏子却进入了历史的时间。这个也激起我为陈晓旭的林黛玉感到深深地惋惜。 

3.梨园生活。被暴打吓得寻了自尽的小癞子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挨多少打才能成为角儿不是一个量的累积啊。错了要打,对了也要打,即便你仅仅是一个龙套而已。工作之认真和生活之残酷或许是一个合理的解释,每一次演出都是一个现场直播啊。想起“自古人生一世,需有一技之长”,只是没有想到竞争是如此的激烈,如此的残酷。散漫自由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小癞子泪流满面地感叹台上的角儿怎么成的角啊,得挨多少打啊?得挨多少打啊?特别能体会。人小时候就总听妈妈唠叨“三文钱买打,两文钱买书”,于是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年了。现在看来,认真和苛刻兴许是打压目前浮躁的气息的必要了。小四终于反掉了,终于被那个狂热的年代给冲击的找不到北了。不再练功,不再吊嗓,自我陶醉,自我覆灭。从这个反例上说,因势利导和适当体罚就跟明线和暗线一样的并存着,才是万世滋丁,永不加税的和谐社会要有的一个教育手段了。 

4.汹涌时代。看电影,就感慨时代太汹涌了。嚣张一时的张公公被碾成一个买烟盒的傻公公,泯然众人;世受国恩的戏曲鉴赏家袁四爷被杀了平民愤,带走了几个时代的印记;我也在我们的主角身上看到不同的印记。
 
我发现程蝶衣是不在乎的,他不在乎社会和时代。疯魔之人为自己的心都忙不过来了,还管得了外在的世界么???小楼说他:他是个戏痴,戏迷,戏疯子。陈蝶衣,他是只管唱戏啊!他不管台下坐的什么人,什么阶级,他都卖力的唱,他都玩命的唱!
因为他对京剧和京剧人物的认同和爱护,让他不怎么把实在的时代放在眼里,罪恶鬼子和腐败国民党不是也如痴如醉地欣赏他的艺术么?在不能和大师哥唱一辈子的戏,这也是一个寄托和慰藉吧。
 
痛苦的是段小楼表明了痛苦的就是生活。真实的人在替我们观众感受那个动乱年代的冲击和蹂躏。我差一点把他看成了基督,替我们忍受苦难,揭示弱点。可惜唯一没有的就是给我们一个方向。他成了一个人,失去了孩子妻子,扭曲了魂灵,最后又失去了小师弟,赤条条来去了无牵挂。
在巩俐小姐饰演的菊仙小姐就是一个闹钟,我最讨厌闹钟,可惜人生不是梦,人要醒过来就需要闹钟。这只美丽又有识时务的闹钟在不停的呼唤我们的霸王的人性弱点,要他分清戏和人生。有几个场景都让我感叹红颜祸水不是凭空想象。 

5.京剧。最近京剧开始进入了小学课本,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完全的狗屁。当我们觉得某个东西岌岌可危了,开始“大兴土木”“大搞排场”看似热火朝天,不过是曲终人散后,满地瓜果皮。京剧就和熊猫很像,虽然是国宝,却并不比R&P和小狗多得宠多少。我对于熊猫开始就是不怎么喜欢,觉得傻气;后来就是比较同情,因为它人工授精太痛苦。而于京剧,在霸王别姬之后,我会喜欢一下下。同情一下学生吧!也同情一下老师吧!不是把老久的磁带在班级上播放着就是京剧熏陶了。有那闲工夫大家到草地上,公园里玩玩得了。不过城里的小孩子,我怀疑他们和自然亲近的能力和机会,用京剧来愚昧这些愚昧的孩子也好~
 
照着程蝶衣的看法:京戏讲究的是个情境,唱念做打都在这个情境里面,(拿一张现代戏的剧照)穿这么一身往布景前一站,玩意再好也不对头了,我就怕这么一弄,就不是京戏了。京戏是什么?就是八个字‘无声不歌,无动不舞’,得好看,美……” 小学生就好比是稻田里的苗,祖国想要个好收成开始搞漫溉,水资源已经很匮乏了,好的资源要好好地利用,不是刀耕火种,广种薄收啊!因材施教在这样的政策下横竖一个死字。 

6.整人的阴暗心理。批斗汉奸和叛徒实在是十分满足自身阴暗面的快事。这估计和文化里的羞耻文化有关。无论是逼良为娼,拉人下水,逼人为恶都是从这个耻字上来。不管不顾自己多么的坏蛋,混蛋,扯淡,但是在“耻”字上面还是很在意的。
 
自己能不能,行不行,且不去论,汉奸、叛徒面临贫困、饥饿、死亡,可恶又是无奈的行为正好是“拯救”和“血祭”那个日益没落的“耻”贵族最好的养料了。我们对这样的审讯和批判大张旗鼓的进行,给人心带去巨大的恐惧,仿佛岳母一夜之间就在人性上刻上了“精忠报国”刺青。时间的力量总是很强大的,生存和发展无论在那个时期都是社会的主题,不不在乎是什么颜色的墨水写下的字样。
 
那场文化劫难,也可以说是人性劫难,把我们所剩不多的忠孝礼智信给整的没有剩下什么了。在我看来,我只是暗自庆幸我没有生在叛徒的年代,没有长在大肆革命的年代,不然我就是叛徒和一个刽子手了。看看扭曲的段小楼,和绝望的程蝶衣和菊仙,就能明白了~ 

最后,终于结束了,改于2008年4月16日18:47:20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