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黑衣人大战008—除夕夜乱  

2008-02-16 10:38:19|  分类: 绿茶遐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4年以后,除夕都是从早上开始,爷爷奶奶蹒跚着过来吃早茶。二叔忙不迭地过来邀人一起去祭祖,名额有限,只好让弟弟代劳了。细算起来我已经有两年没有祭祖了,那些风水宝地里的前辈们恐怕要怪罪了。归宗认祖之说表明了这样的祭拜多半出乎对归属感的渴望,哀思云云在这个不甚富裕的乡村早被风雨抽剥的几无迹痕。生前已然不孝,死后奢谈哀思。不孝的故事总是有一些的,生前的种种苦难换来的是死后的一个虚伪的排场,谁又稀罕!相比而下,我为家中的“四大长老”感到庆幸,两个舅舅孝字当头,一点点的妻管严也是能克服的;爷爷用生儿养老的土方也算是一个福分了。外婆的老友王氏处境就不是“惨”字可以描述的了,也就不描述了,省的破坏和谐。所以说祭祖和孝道是完全不搭界的。 

今年的中堂由毛主席和周总理坐镇,感觉到浓浓的旧年味,左右两面墙上的娃娃今年终于退居二线了,真人版的现在也该有十岁光景了吧。父亲挑年画那是出了名的奇特,我不得不说。自己房间里孙燕姿对我没有久别的喜悦,倒是高中年少不更事时挂上的“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至不知难”深合了我心。高高的照墙上的福字实在太小,周边被一些阿花阿宝给围了,幸好多出来的“春满人间”弥补了这个缺憾。对年年年换,都是印刷品。我很惭愧,到现在没有写过一幅对子,父亲的要求是“露两手字,不是现满腹才”。不孝啊,我虽然有堂而皇之的帅气,字可是正宗的小家碧玉,见不的生人的。记起那年去江一外婆家,那一手臭字贴满了角角落落,我兴奋之余还是想到一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胆量。 

未申相交的时候,村落里不安分的鞭炮明显地加快了妈妈锅铲的挥动,终于在申时不算末脚地开始了这个旧历年里最后的晚餐好迎接光辉的朝阳。菜肴不再是我流口水的唯一动力了,我只是欣赏这样的美好。一个回合的较量中,桃花飞满面,娇羞不照镜。我记不清那天的碗筷是妈妈还是爸爸收拾的。看来大口吃酒不是我这个斯文人能干到的,一杯入口,莫莫莫!我或许记得那个傍晚,我酒足饭饱地问候了饥肠辘辘的孔孔,不厚道啊~ 

黑衣人凑合着用几分钟洗了个澡:to be a child may be better.敢把澡盆当长江。多少年的惯例了——蒿草蒸气浴,倒真是有几分怀念:光脚踩在盆沿,盖上大棉袄,忍耐这滚烫的蒿草水蒸气,而蒿草的清香总能记挂起清明后的蒿草果子,舔一下开裂的嘴唇,然后再笑裂它吧。 

因为有人在喊我,IT造型亮相后,赢得惊呼和尖叫。原来是小龙子,小鸭子,小猴子,小狗子还有小猴子他陕西的娘子。我本来是要很胆怯的,可是现在我只是觉得游刃有余的交流和鸡立鹤群般谦卑地孤独。逆着元宵龙灯的路线,把窝在家里面的小鸡子,小杆子,通通挖了出来,比挖芋头还有意思啊。小杆子是以前小学班长,现在嫁人了就在村子里,多少有点妇女了,我那种油腔滑调收敛一些吧,小鸡子辗转在合肥—芜湖—深圳,现在希望来杭州,当然是很欢迎的,初中的时候不小心还烧过人家的秀发,呜呼还好没有告诉我妈妈。这群浮躁的人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回忆,周身奔流的热血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环境很难平静的。我在这种操纵和浮躁中翩翩起舞,在吞吞吐吐中感慨友谊的流逝:无话不说的小猴子让我无言以对;还有最好的朋友——小旺子,异常平静之下村里却风传着疯癫的流言。我兴许在这个时候才能感到“回家的不习惯吧”。 

我就是一只风筝/在生命的空间里愈飞愈高/告别蝴蝶、蜜蜂、小鸟和白云/追赶那些更高处的风筝/太阳无视媚笑的风筝/选择了蚱蜢、蟋蟀和小草/原来我不曾变得厚重/却在一路的丢失。 

今年的除夕并不是在这样的失落中度过,倒是失落选择这个除夕给我了一些提示。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