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的春夏秋冬

世上的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爱永不止息

 
 
 

日志

 
 

乌镇之行  

2008-01-04 19:22:17|  分类: 工作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犹如一枚吃进木板的钉子,费了好大力气才将它拔出,可惜已不复崭新的姿态。 将就吧,再不济的钉子也是钉子。
 
这是一个认真度过的元旦,本以为又要在酒与水之间度过,当然这没有什么不好,可是每次这样之后,小小地遗憾总提醒着我这个物质主义者再一次的被物质吞噬了一块。 
 
在为数不多的城市中央,那中国富裕的长三角地带,有着一处大观园,游人珍惜它,因为个人有个人的回忆。
 
我在这个小镇一次次地拼凑我的儿时记忆,在那些砖雕和木雕面前,我想着我们倪氏的宗祠,在那些青色的地砖对应着蓝花布,总让我想起我的老屋,宽敞的大院。 那些宝贝似的床,就叫我回忆起我哪位长着葫芦脖子的太姥姥,那用白糖红糖拌饭喂入我口的老人。床还在,她的儿子我的爷爷,就睡在据说是几十万的床上。
 
我看着那虽然很长当并非最美的小巷,我就记起我闯过的村中每一条小巷,青色的石板铺成了村子中央最正统的街道,祖先们没有想到我们会用这些石板刻就墓碑,竖在后人的坟墓上。当一块不同颜色十分生疏的石块顶替了原来的,一种茫然若失的感觉像我那个稍稍有些宽的左脚。
 
相较于这些名望很大的镇子,我们的村庄难得的小家碧玉,送出去若干的读书人,自然地和一大群泥腿子静静地生活了上千年。今日的村庄抖落昨日的风尘,也忘却了值钱的什物,那些被这个小户人家藏在梳妆盒里的几只簪钗。 
 
我望着乌镇,笑着,说着太多话,好忘记那个留在我心中的村庄,回不了头,望不到尽头,熟悉的就剩下那为祖先耕耘过千百遍的田地。
 
乌镇回来后,天就黑了,又一根记忆的钉子植入脑板,隔去几个寒冷的日夜,当我再次审视时,竟已有了些许锈迹。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